政策解讀
                  發布時間:2021-11-19 07:29:00 來源:
                  • 字號:
                  收藏
                  農村產權交易政策解讀

                    國家和省有關農村產權交易政策要求

                    2014年國務院《關于引導農村產權流轉交易市場健康發展的意見》(國辦發﹝2014﹞71號)規定:“農村產權流轉交易市場是政府主導、服務“三農”的非盈利性機構,可以是事業法人,也可以是企業法人”;“當地政府要成立由相關部門組成的農村產權流轉交易監督管理委員會,承擔組織協調、政策制定等方面職責,負責對市場運行進行指導和監管。對農村產權交易市場建設工作做出部署”;“法律沒有限制的品種均可以入市流轉交易”;“農戶擁有的產權是否入市流轉交易由農戶自主決定。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強迫或妨礙自主交易。一定標的額以上的農村集體資產流轉必須進入市場公開交易,防止暗箱操作。”

                    2019年中發《數字鄉村發展戰略綱要》和2020年《關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提出“激活農村要素資源”、“推進要素市場制度建設”等政策要求。2020年中央一號文件又提出完善農村基本經營制度、農村土地制度改革和產權制度改革三項重點,盡管內容不同,但都需要明確主體、激活要素和建立市場。

                    2020年11月,省委省政府下發《關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實施意見》(吉發[2020]28號)提出:“組建省級農村產權交易流轉市場,整合各地農村產權交易網點,形成健全的全省互聯互通的農村產權流轉市場體系。”

                    2021年中央1號、省委1號文件《關于推進鄉村振興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的實施意見》都提出:“加強農村產權流轉交易和管理信息網絡平臺建設,提供綜合性交易服務”。

                    2021年4月23日,《吉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于推進農村產權流轉交易市場健康發展的實施意見》(吉政辦發〔2021〕20號以下簡稱《實施意見》),對我省農村產權交易工作作出專門部署。

                    農村產權交易市場建設相關政策

                    2017年底,省委省政府下發了《關于穩步推進農村產權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吉發[2017]37號),提出用5年時間力爭到2021年完成改革任務。在各級黨委政府的正確領導下,各級農經部門努力拼搏,已提前1年完成了各項工作任務。而農村產權交易市場建設是農村產權制度改革的重要內容,2020年初,省政府黨組會議審議通過了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和省農業農村廳上報的《關于吉林省農村產權交易市場有限公司組建方案》。2020年2月14日,省政府以吉政函[2020]17號文件批復,同意設立吉林省農村產權交易市場有限公司,明確了公司經營范圍,定性為省屬國有企業,省農業農村廳等相關部門為公司業務指導和行業管理部門。

                    一、農村產權交易市場建設恰逢其時

                    早在2014年底國務院辦公廳就出臺了《關于引導農村產權流轉交易市場健康發展的意見》(國辦發[2014]71號),為什么時隔5年才推進這項工作?主要是當時的條件不很成熟,現在多數條件已經具備。一是農村產權制度改革基本結束。如前所述,清產核資、產權界定、成員確認、股權設置、集體經濟組織注冊登記等產權制度改革基本完成,尤其是集體經濟組織成為特別法人,結束了長期以來農村產權主體缺位的大問題。二是配套改革取得階段性成果。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宅基地、農地征收即“三塊地”改革試點取得階段性成果。三是農村發展環境明顯改善。“八項規定”、“三嚴三實”、主題教育、掃黑除惡等深入人心,鄉村干部的法制觀念、廉政意識、敬畏之心都有所提高。四是技術條件已經完全具備。完善的網絡化、數字化、智能化這些先進的技術手段,可以遠程了解產權相關情況,在廣闊的領域發布信息,降低人力成本、交易成本,提高交易溢價率、交易效率。后疫情時代更要求我們要采用先進科技手段進行交易,加快推進全程網絡化、不見面線上交易,解決了農村物理距離較遠、交易不便的問題。

                    二、農村產權交易市場建設職責分工

                    按照省級統領、市州推動、縣級組織、鄉村實施的原則建設全省一體化農村產權交易市場。

                    省產權市場按照統一交易規則、統一系統建設、統一信息發布、統一交割結算、統一交易鑒(見)證、統一服務標準的“六統一”要求,負責全省農村產權進場交易的制度設計、系統建設、指導服務、組織培訓、依規實施等。

                    市(州)政府農業農村部門,負責轄區內產權交易的日常監管、政策宣傳、指導服務、績效考核,推動農村土地確權信息、流轉信息、農村資產資源信息等與省產權市場互聯互通。

                    縣級農業農村(農經)部門負責轄區內產權交易市場服務平臺建設管理,宣傳產權交易政策,組織培訓鄉村業務人員,審核交易標的權屬、受讓方和供應人資格、土地規劃和用途等交易資料和信息,組織招標及采購項目預決算及審核、業務指導、政策咨詢和監督管理。

                    鄉鎮政府設立省農村產權交易市場鄉鎮(街道)工作站,指定農業農村行政或事業單位具體負責,接受縣級服務平臺的管理和指導。工作站承擔村社干部培訓、產權交易咨詢、資料歸檔備案和糾紛調解等工作;組織進場交易,對村社集體產權交易基礎資料和信息進行查驗、審核、登記,錄入全省統一的交易系統。

                    村集體經濟組織負責組織開展產權進場前的議事公開民主決策程序,向工作站提交產權交易相關基礎資料和信息。

                    三、農村產權交易主要政策

                    農村產權交易政策主要集中在國務院71號文件、吉政辦發〔2021〕20號《實施意見》、省農業農村廳審核同意的交易制度等政策法規中。

                    1.強制政策。農村集體資產流轉及再流轉必須進入市場公開交易,防止暗箱操作。一定標的額的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實施的建設工程和貨物、服務采購也必須進入市場公開交易。

                    工程建設包括新建、改建、擴建以及維修工程、裝飾裝修、農業綜合開發、水土保護、園林綠化、環境治理等投資預算在5萬元以上的項目;利用集體資金和通過整合各級政府或部門資金未達到政府招投標最低限額的項目。

                    貨物采購包括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生產、建設、經營、改造、管理所需的各類農業生產設施、農業生產工具、車輛、辦公用品和設備等單次購買5千元以上的村集體辦公用品的項目;單次購買1萬元以上的設備、設施、材料等的項目。

                    購買服務包括環境衛生整治、印刷、會務服務、專業咨詢、財務審計、教育培訓、信息系統開發維護、物業管理、工程監理、工程設計、工程造價等單次購買1萬元以上的項目。

                    兩個以上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實施范圍和要求基本相同的采購項目,可以采取聯合采購的方式進行。

                    采購項目金額在50萬元以下的,由鄉鎮工作站審核;50萬元(不含)以上的,由縣級服務中心復核;500萬元(不含)以上的,服務中心審定后由省產權市場復核。

                    2.鼓勵引導。農戶、新型農業經營主體自主決定擁有的產權是否入市流轉交易。

                    3.公益服務。農戶、家庭農場、農民合作社和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產權轉讓不收取交易費用。

                    4.準入監管。對工商企業進入市場流轉交易,要依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加強風險防范。

                    各市(州)及國家和省商品糧基地縣行政區域內工商資本租賃農地面積,占承包耕地總面積的比例不得超過20%。

                    租賃150公頃(不含)-300公頃農地,應先到鄉鎮農經站備案,再到縣級承包合同管理機構備案。

                    租賃300公頃(不含)-500公頃農地,應先到鄉鎮農經站備案,再到縣級、市州承包合同管理機構備案。

                    租賃500公頃(不含)以上農地,應先到鄉鎮農經站備案,再到縣級、市州、和省級承包合同管理機構備案。

                    5.依法合規。農戶宅基地使用權、農民住房財產權、農戶持有的集體資產股權受讓方資格有限制性規定。除此之外,流轉交易的受讓方原則上沒有資格限制(外資企業和境外投資者按照有關法律、法規執行)。

                    耕地、林地、草地、水利設施等產權流轉交易后的開發利用,不能改變土地公有制性質,不能改變土地用途,不能破壞農業綜合生產能力,不能破壞生態功能。

                    四、需要澄清的認識誤區

                    誤區一。省級農村產權交易市場與縣鄉市場、與縣鄉土地流轉交易中心不同,是另起爐灶的市場,認為政府出臺政策強制集體資源資產進場交易有悖于市場化原則。這是沒有理解省級市場和縣鄉市場的關系。省級市場覆蓋全省,并不排斥所在縣鄉,而且進入省級市場首先要進鄉鎮市場、縣級市場,是進了一個更大的市場,會有更多信息受眾群體,更多潛在的買家賣家,更高的資產溢價率。2020年11月,省委省政府下發的《關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實施意見》(吉發[2020]28號)明確要求:“組建省級農村產權交易流轉市場,整合各地農村產權交易網點,形成健全的全省互聯互通的農村產權流轉市場體系。”相反,集體資產不上線交易,私下授受,個別鄉村干部口頭協議或指定買家,才有悖于市場行為。

                    誤區二。進場交易時間較長、效率低,與農業時令性要求強相矛盾。進場交易適用于同樣的交易規則,統一的交易程序,有利于規范交易行為,交易過程更加透明、公開、高效,交易結果更加公平公正。而且,我們在交易制度設計時就已經充分考慮了農村實際情況,能簡化的簡化、能標準化的都有標準文本。通過農村集體資產制度改革,農村資源家底也都摸清了,哪些到期不到期、哪些需要下一年度對外發包也早就知道了,完全可以提早謀劃,提早履行程序。

                    誤區三。進場交易要交服務費,增加了交易成本。按照省政府即將出臺的文件和我省實際,產權交易市場不以贏利為目的,堅持服務“三農”宗旨,農戶、家庭農場、農民合作社和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產權轉讓不收取交易費用。相反,農村集體資產進場公開交易,基本都有一定幅度的溢價率,這對轉讓方集體和農民而言增加了收入。對于受讓方來講,的確增加了交易成本,但是,受讓方可以通過規模經營或政策補助,降低支出、增加收益。

                    誤區四。組織農村產權進場交易增加了工作量。各級農經部門是農村改革的主力軍,肩負著農村集體資源資產監督管理的重大責任,實現農村集體資產保值增值、防止資產流失、發展壯大集體經濟、服務小農戶是各級農經部門的職責所在,是分內工作,只不過集體資產交易由線下搬到了線上,由鄉村內交易為主轉變為全縣、全省甚至更廣的范圍公開交易,新事物需要進一步宣傳和培訓,需要一定的時間消化和理解。

                  吉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于推進農村產權流轉交易市場健康發展的實施意見
                  日韩美女女同